私立樹德家商打工 【百種酷刑】:老虎凳

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老虎凳 , 酷刑 , 法輪功 【大紀元2015年09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在老虎凳上,吳宜鳳的雙手被手銬反銬到身後,然後由兩個警察一人推著吳宜鳳的一隻胳膊,從後面不斷地向上推,最後通過頭頂再壓到身前,把人壓成團。每壓一次(感到)就像五臟六腑都被壓碎了似的,痛苦極了。」這是原吉林建築工程學院交通土建系主任、副教授吳宜鳳近日在寄往中共最高檢察院的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中對在「老虎凳」酷刑經歷的一段描述。

近日控告江澤民的大陸法輪功學員中,多位大陸法輪功學員都在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中描述了他們所遭受的「老虎凳」酷刑經歷,其中包括八旬老人。

老虎凳可致人死亡

據維基百科介紹,老虎凳是一種可能導致死亡的刑罰:把人綁坐在長板凳上,上身和雙手被綁在背後連著長板凳的木架上,雙腿在凳面上伸直,膝蓋以上的大腿用繩綁在凳上,於小腿與板凳縫中或腳跟下置放磚塊,使受刑人的雙腳向上抬起,通過牽拉腿部的關節韌帶,給受刑人造成巨大的痛苦,導致肌肉撕裂或是瘀血。長時間受刑,雙腿有成殘危險。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老虎凳上的手銬腳銬還可以有伸縮功能,越動越緊,手腕腳踝就會被銬齒嚙傷。粗糙的鐵板可以磨壞從尾椎到肩背的皮膚。老虎凳上「兩頭翹」是把受刑人一雙手臂反擰到背後,用繩索捆住並高高吊起,使受刑人的上身最大限度向前彎曲,腳下通過墊磚使受刑人的腳尖也逐漸抬高,最後使受刑人的頭和腳幾乎相貼,造成全身性的痛苦,比一般的老虎凳對人的傷害更加殘酷。

控告一:原大學系主任在老虎凳上被壓成團 (感到)像五臟六腑都被壓碎了似的

明慧網七月九日報導,吳宜鳳,曾任吉林建築工程學院交通土建系主任、副教授,是東北三省著名的三位橋樑專家之一。吳宜鳳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恢復健康,道德品質提高,不貪不占,做事先考慮別人,得到領導和同事的一致好評。其近年主持的特大型橋樑施工圖設計工程,二零一五年被評為全國「華彩杯」銅獎。近日,吳宜鳳向最高法院、檢察院送交他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控告狀。吳宜鳳,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出生。一九八八年從東北林業大學土木工程系碩士研究生畢業,畢業後在吉林建築工程學院任教。由於他為人正直、工作努力、鑽研業務,工作成績突出,連續多年被評為省優秀教師或省直先進工作者,從一九九四年開始擔任交通土建系主任工作。吳宜鳳在控告狀中提及他修煉法輪功的情況及在江發動迫害後他遭遇的事實:2001 年10月27日,吳宜鳳被長春市公安局綁架,27號夜裡被拉到淨月潭林中一座秘密房子進行酷刑折磨。30號夜晚才被關進鐵北看守所。在這期間,吳宜鳳經歷了多種酷刑折磨,如老虎凳、背銬、套塑料袋、噴水冷凍等等。還遭受了一種非常殘忍的酷刑。在老虎凳上,吳宜鳳的雙手被手銬反銬到身後,然後由兩個警察一人推著吳宜鳳的一隻胳膊,從後面不斷的向上推,最後通過頭頂再壓到身前,把人壓成團。每壓一次(感到)就像五臟六腑都被壓碎了似的,痛苦極了。」

控告二:長春市邢桂玲控告江澤民 屢遭老虎凳酷刑折磨私立樹德家商打工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報導,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邢桂玲女士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下午通過EMS將控告前中共頭目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寄往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邢桂玲在控告狀中說:「2003年初的一個半夜,在我家裡我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孫淑香又被抓到綠園區公安分局,遭到綁老虎凳、用皮帶勒脖子、拳打腳踢的酷刑折磨,折磨了三天後送長春市第三看守所。」「2003年11月30日中午,我被長春市公安局抓捕,傍晚被拉到長春淨月山上的一個大空房子裡,冰天雪地,異常寒冷,我被戴著手銬腳鐐,銬在鐵製的老虎凳上,進行逼供。開始時是警察對我拳打腳踢,後來上來一幫專門的打手,他們揪住我的頭髮,使我的頭後仰、臉朝天,開始拿方木頭楞狠狠地抽我的臉,立刻,我的頭、臉腫脹起來。他們打了一陣子,看到我幾乎昏厥、休克,才住手。然後又把雙手背銬、使勁向後翹,開飛機酷刑,他們一直折磨我到半夜。:「折磨迫害持續了整整2個夜晚1個白天,到了12月2日早晨,人幾乎不行了,才把我從老虎凳放下。(他們)拉我到醫院檢查,心臟等臟器都不行了,硬把我往農安看守所送,結果看守所看我極度虛弱,拒收。」

控告三:高振剛被非法判刑九年 被扒光衣服綁在老虎凳上國立彰化高中打工

吉林省農安縣居民高振剛,男,四十四歲,在被控告人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十六年裡曾被非法拘留一次,勞教一年,並被非法判刑九年,多次遭受暴力迫害。妻子帶著一歲半的女兒,生活艱難,並曾兩次被非法拘留,最後含冤離世。他在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中講到:「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農安縣公安局和長春市公安局一處,把我綁架到市公安局。零下二十度的天氣,警察扒光了我的衣服,綁在老虎凳上,打開窗戶刮冷風,並往我的頭上澆水。整個身體冒著氣,劇烈抖動,手銬和老虎凳發出嘩嘩的響聲,從晚上九點鐘一直持續到早上三點多,期間用電棍電,鐵棍打,拳腳,各種酷刑,真是讓人都有求死之心。逼問我跟誰接觸。認不認識某某某等。因我不回答,第二天晚上又繼續迫害,連續三天。」

控告四:老太遭受老虎凳酷刑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打工

吉林省農安縣八十二歲的老人郭秀芬女士,曾患有頸骨增生三節、腰椎盤突出、腦供血不足、低血壓、美尼爾綜合症等,自九六年喜得法輪大法後,無病一身輕,甚麼家務活都能幹了,心胸也變得開闊了,生活上也沒有煩惱了。然而,這位老人在過去的十六年裡曾被非法綁架過六次,並遭受酷刑逼供。因修煉法輪功,被搶劫的錢財物等有十多萬元。郭秀芬老人在控告書中講到:「二零零三年三月份,農安縣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在大街上把我強行綁架到公安局。非法關押在鐵籠子裡三天,遭到坐老虎凳迫害,將我的手背在後面銬上,腳綁在老虎凳的腿上,前胸用鐵棍叉上,一點都動不了,坐了一天一夜。

控告五:少校軍官遭老虎凳酷刑文藻外語學院打工

胡建華一九七九年十一月應徵入伍,曾任連長、司令部管理股長,少校軍銜,在一九七九年中越戰爭中立一等戰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命令對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後,胡建華的公務員資格被取消;後被單位開除;分別於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兩次被綁架到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底在廣州被東山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迫害。近期,胡建華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胡建華在控告書中說:「白天,他們把我鎖在老虎凳裡不能動彈,強迫看污蔑大法的錄相,我不看,他們就把老虎凳前後左右轉動、晃動,放倒在地上趟著,敲打我的額頭、用書打我的臉, 還把我抬到窗口吹西北風或用電風扇往我身上吹冷風。由於受這種酷刑折磨致使我血壓升高,心肌嚴重缺血,但他們仍然繼續迫害。」

控告六:大慶曹景棟被勞教迫害六年半

黑龍江大慶法輪功學員曹景棟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通過最高檢舉報網站成功投遞了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希望最高檢察院依照《憲法》、《刑法》、《刑事訴訟法》以及相關國際法原則,對被控告人的犯罪行為予以立案偵查,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責任、並予以法律制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曹景棟遭受三次共六年半勞教和六十天強制洗腦迫害,身心受到極大摧殘。曹景棟在控告書中說:「我和同修(指;法輪功學員)莊剛祥說電視節目不真實,被(大慶勞教所)大隊長王英洲和其他刑事犯人毒打後拖進小號,銬在老虎凳上三天兩夜,且遭到獄警韓慶山和王英洲的毒打。後來又給我上了兩道繩。」

中共勞教所、監獄、看守所、公安局、國保、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普遍使用老虎凳私立三信家商打工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七日發表了《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報告從明慧網數據庫匯總統計了3,653個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調查顯示:其中,有694名法輪功學員生前遭受老虎凳摧殘,所占比例為19%。在明慧網搜索「老虎凳」一詞,可以找到3,807個結果。老虎凳酷刑遍布中共所有的勞教所、監獄、看守所、公安局、國保、派出所……中共迫害之初,長春市公安局一處警察張征鎮,一邊行凶一邊說:「江澤民一月給我一千多元錢,我就是幹這個的。老虎凳刑具是給殺人犯用的,現在用在你們法輪功學員身上,打死你一個法輪功學員,江澤民就高興一次。地下室有好幾具死屍呢。」他一邊瘋狂地給法輪功學員用刑,一邊還說:「你殺人放火,偷盜搶劫吃喝嫖賭沒人管你,煉法輪功就不行!」警察在用老虎凳給法輪功學員上刑時,常用幾根皮帶把雙腿牢牢捆綁於老虎凳上,並在腳脖部位不斷墊高,一直到皮帶崩斷。法輪功學員被反覆、長時間的折磨,常常疼至昏死、休克,痛不欲生。

中共警察使用老虎凳摧殘法輪功學員的幾個典型案例

1、省長陳政高親自指揮迫害,省長老婆現場督辦、施壓私立文興高中打工

二零零八年八月,奧運前夕,瀋陽市法輪功學員於溟被懷疑參與兩名法輪功學員從馬三家勞教所走脫事件,遼寧省長陳政高親自指揮迫害於溟,十月份,於溟被轉到馬三家二大隊。為洩私憤,省長陳政高直接下命令指揮迫害於溟,在馬三家於溟又遭到以於江、李猛為首的獄警毒打、電擊、吊銬數天,並將他關在特製的大鐵籠子裡三個月,不能站 、不能躺。於溟還被上老虎凳長達十二天,幾度昏死。用刑房間的隔壁,是省長陳政高的老婆在現場督辦、施壓。勞教所惡警們甚至用電棍電擊他的生殖器;往身上潑涼水之後,用繩子將他固定在一個位置,然後硌他的下體,又用鐵棍擊打他的頭部,使他昏死。

2、長春電視插播後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遭老虎凳迫害國立陽明大學打工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長春有線電視八個頻道同步播出了《是自焚還是騙局》和《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法輪功真相片。江澤民驚恐萬狀,下令「殺無赦」。插播的當晚,長春戒嚴!警察全部出動,大搜捕。據警察講:「上級有令,殺人放火都不管,就抓法輪功(學員)。」大抓捕中至少有五千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至少八人被虐致死。難以計數的的男女法輪功學員被施以老虎凳酷刑。據山東法輪功學員張致奎敘述,在長春淨月潭秘密行刑房,他被酷刑折磨得死去活來、奄奄一息,被帶回市局(長春市公安局)後,看到市局裡面有很多小屋,每個小屋都有一個老虎凳,老虎凳上都是女性法輪功學員,很多都已昏死過去,都赤裸著下身,下身只搭著一件衣服。主要插播者法輪功學員劉成軍被綁在老虎凳五十二天,遭受了各種酷刑,牙都被打掉了,腹膜被撕裂導致小腸疝氣。
法輪功學員劉成軍(明慧網)
劉成軍最後一張照片,人已無力坐直。(明慧網)他被非法審判時,是被人抬入法庭的,他被冤判十九年,關押在吉林省第二監獄(俗稱吉林監獄)一大隊。二十五日家人趕到醫院時,見劉成軍七竅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脈管像拉開了,滿地是血。他全身是傷,器官重度衰竭。經過二十一個月的煉獄摧殘,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點,劉成軍在長春中日聯誼醫院離開了人世,年僅三十二歲。

3、撕心裂肺的疼痛,每一秒鐘都令人窒息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法輪功學員王玉環被長春公安一處綁架,十二日晚,被警察高鵬和張恆五花大綁、放在車後備箱裡帶到淨月潭行刑房。
法輪功學員王玉環(明慧網)王玉環被鎖上老虎凳,惡警每隔五分鐘給她上一次大刑,將她反綁的胳膊向前向後搖,骨頭「卡嚓」脫臼,撕心裂肺的疼痛使王玉環幾乎昏厥,汗水、淚水頓時湧出。頭被狠命往胯處按,脖子幾欲斷裂,每一秒鐘都令人窒息;腳腕被拉扯得鑽心疼痛。劇烈的疼痛和痛苦使王玉環全身顫抖。一次又一次昏死,鮮血滲透一層又一層厚毛衣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王玉環在長春公安醫院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二歲。

4、大連市看守所用「老虎凳」刑訊逼供法輪功學員車中山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法輪功學員車中山在大連看守所被嚴管,受到酷刑折磨,被戴手銬腳鐐並被銬在地環上兩個月,有時整晚被綁在老虎凳上,導致這位堅忍的壯漢,三次被送醫院搶救。

5、瘋狂的迫害導致大連軍轉幹部 一個多月臥床不起

劉昌海, 三十多歲,軍轉幹部。在二零零一年的三月二十二日晚間,大連教養院的警察們專門為他準備了六種酷刑,為了不讓他發出慘叫聲,惡警用拖布堵住他的嘴。劉昌海先被上老虎凳,腿被綁在床沿上,大腿小腿各一根皮帶,腳下一共塞進了二十四塊床板,最後連皮帶都繃斷了,四防(看管法輪功學員的勞教人員)不敢再墊了,請示惡警小王軍,小王軍看他仍不屈服,又將他捆綁起來吊在窗欞上毒打,又扒光他的衣服用電棍電。等用完刑之後,劉昌海已經沒有了人形,渾身上下到處是被電棍燒焦的皮膚和大水泡,脖子的皮膚沒有完整的,全是黑紫色,不敢轉脖子,否則痛得受不了。內衣緊貼在爛的皮膚上,脫不下來。瘋狂的迫害導致劉昌海一個多月臥床不起,身上留下了纍纍疤痕。

、六十三歲老人肖淑芬遭老虎凳摧殘

二零零二年末,六十三歲退休老人法輪功學員肖淑芬因向老百姓講法輪功真相,被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政保大隊又一次綁架。公安局私設公堂對老人進行七天七夜的酷刑折磨:惡徒把老人綁在老虎凳上灌大量芥末油,然後往頭上套塑料袋憋至半死;用鐵鉗子拔牙、用鐵鉗子夾手指、夾手指甲;七天七夜不許老人睡覺,反覆用刑,把老人折磨得死去活來、奄奄一息。

7、西昌警察揚言:「打死火化了就是!」

四川省西昌市法輪功學員方征平,男,六十多歲,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六日傍晚,他被周欣等國保秘密押到西昌市國保大隊酷刑室,一個惡警說:「為裝備這間屋就花了三萬多元,現在好了,打得再響,哭叫聲再大,外面都聽不到,非常隔音。」他們強制他坐上老虎凳,鎖上腳鐐手銬,施用車輪戰、九個惡警分成三班輪番拷打審問、刑訊逼供、拳腳相加。方征平說:「我腫得這樣了,你們不要打我。」周欣說:「打死火化了就是!」就這樣,惡警們更加喪心病狂,專門打他瘀血斑斑的手臂和腿,哪裡痛就打哪裡,哪裡腫就往哪裡踢……連續的刑訊、拷打使方征平疼得鑽心透骨,而且感到非常疲憊,眼睛不由自主地想閉上;惡警們就按動老虎凳上的電鈕發出刺耳的強烈噪聲, 還用冷水潑他,使他從昏迷中驚醒……

8、「十佳維權律師」王永航遭「老虎凳」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六、七月份,瀋陽監獄城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開展「轉化」過篩子, 只要沒被轉化的人人都得過關,他們的手段是極其殘忍的:把法輪功學員的四肢和脖子都銬在老虎凳上(用鐵板焊接的專用刑具),前面放一個大燈泡,對著你的面部烘烤,並刺激你的兩眼,同時斷食停水。只要你一閉眼就得挨電棍電擊,全天二十四小時定在那裡,連大小便都在老虎凳上接。雜役和警察輪班看守,甚麼時候答應轉化就甚麼時候放人。一般都被銬坐三天以上,精神全部崩潰才點頭答應。事後這些法輪功學員大都昏睡多日,甚至被酷刑折磨得不省人事。大連「十佳維權律師」王永航,曾一度被強制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
王永航律師(明慧網)王永航後來一度健康狀況惡化,身體出現肺結核、胸腹水病症,腰部以下全都麻木,表現出癱瘓症狀,行走困難,虛弱得說話都是有氣無力。#責任編輯:高靜

私立竹林高中打工私立南光高中打工>國立後壁高中打工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