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飯碗」越來越不好端:行長因貸款逾期工資被扣

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ClubMed



時薪$300工作-顧問工作、翻譯、中翻英、學生工讀、學生家教、台大家教、英文家教、政大家教、清大家教、交大家教、成大家教、家教班、台北家教、英翻中、文件英翻中、聽打、英文逐字稿、英文字搞




找打工-找學校附近打工、飲料店打工、便利商店打工、7-11打工、加油站打工、全家打工、全家便利商店打工、OK打工、校內打工、學校打工、學校實習、打工技巧、打工高薪、課後打工、下課打工、半工半讀、工讀生、服飾業打工、服務業打工、鼎王打工、頂好打工、全聯打工、松青打工、王品打工、老四川打工、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
楊佼

9月下旬的一天,收到單位發來的扣罰工資通知后,高楓(化名員林家商社團把妹第一天就到手!)臉色微微一變,隨後把手機放到辦公桌上,將頭靠在椅背上,輕輕嘆了一口氣。

作為一家股份制銀行的分行行長,因為所在分行一筆貸款逾期,此前他已有兩個月被扣罰。「這個月居然又扣了2萬塊錢,剩下的只夠吃飯了。」高楓有些自嘲地說。

類似高楓的情形,在商業銀行中已不鮮見。隨著不良貸款持續上升,不少銀行的不良貸款考核標準都在變得更加嚴厲,高管因不良貸款被扣罰工資也屢見不鮮。《第一財經日報》獲悉,在一些銀行,出現不良貸款后,管理人員也被要求離崗清收,甚至倒扣績效收入、無法離職。

「銀行的工作確實越來越不好乾了。」某股份制銀行深圳分行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為了避免出現不良貸款被罰,一些銀行業務人員已經不願做新的貸款,或者無法申報新的貸款項目。

被扣罰工資的高管們

從今年7月起,因為所在分行出現一筆較大金額的貸款逾期,高楓已經連續3個月被扣罰工資,總金額接近6萬元,而這幾乎是他3個月固定工資總數的40%。

高楓告訴《第一財經日報》,這筆逾期貸款總金額4000萬元,逾期時間是在今年6月底,但在7月中旬就已收回全部本息,逾期時間前後不到20天,並未給銀行造成實際損失。在7月份發工資的時候,他當即被扣罰了2萬元。令他略感意外的是,在隨後的8、9兩個月,他仍然被連續扣罰工資,而且金額也未減少。

「逾期當月扣罰工資是應該的,但收回來之後還被罰,就有點讓人不好接受了。」高楓說,由於考核由總行管理,雖然是分行行長,他也無法改變考核結果。儘管這筆逾期貸款是該行的業務,但卻並非由他本人經手,而且也經過完整的業務審批程序。因此對於連續三個月被罰款,他感到有些委屈。

實際上,類似高楓的經歷,在眼下的銀行業中並不鮮見。深圳某股份制銀行人士說,當前各家銀行的不良貸款壓力都很大,雖然沒有造成實際損失,但畢竟已經產生風險,而且可能影響到監管評級,會對銀行產生隱性損失,作為分行行長被扣罰薪酬,其實是正常情況。雖然各家銀行的管理機制不一樣,但有的銀行扣罰標準更嚴。

此前,隨著不良貸款持續增加,各家銀行都在此方面加強了考核。銀監會數據顯示,2015年上半年,全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已經達到1.09萬億元,比去年底增加2493億元;不良貸款率為1.5%,比去年底上升0.25個百分點。而在2014年底,上述數字分別為8426億元、1.25%。今年上半年,全國商業銀行新增不良貸款已經超過去年全年。

相較於高楓所在銀行,一些銀行的考核更為嚴厲。業內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某股份制銀行一家支行今年出現了一筆1600萬元的不良貸款,而經手的業務人員中途離職,這筆貸款就被轉到支行行長名下。後來貸款出現問題,這名支行立即被解除職務,離崗清收這筆貸款,以前已經發放的績效工資也被追回。

「離崗清收只能拿最低的工資,還要追加行政處罰,這樣一來,不但工資拿不到,每個月還要被倒扣錢。」知情人士說,由於離崗清收工資很低,而處罰通常又很嚴厲,涉事人員在此期間基本沒有收入,甚至連以前的業務也要進行核查。

除了業務人員,一旦發生不良貸款,信貸審批人員也會受到牽連。業內人士說,在此之前,出現壞賬時,一般只處罰信貸人員,而審批條線則不會受罰。隨著不良貸款壓力增加,如今很多銀行都調整了風險管理標準。一旦發生逾期、不良貸款,審批條線也會受到處罰。

而這還不是「最慘」的。經手的貸款出現風險,即便是離職也不被允許。某股份制銀行分行人士甚至說,如果出現問題的貸款收不回來,就拿不到銀行的離職證明,直到貸款收回為止。而沒有離職證明,就無法進入其他銀行或金融機構任職。

避險之技

不良貸款考核導致的扣罰,已經導致銀行業收入水平下降。公開信息顯示,多家上市銀行今年上半年的人均薪酬水平,已經出現明顯下降。

儘管如此,出現不良貸款時,涉事人員都會受到處罰,但並不意味著涉事者都會受到同樣嚴格的對待。在執行考核標準的過程中,可能也存在一定的「潛規則」的可能和空間。

「銀行業務條線的工資、獎勵都很高,考核的彈性空間也很大,如果得罪了人,或者關係沒處理好,處罰的時候就會按最嚴的標準執行,不會留任何情面。」上述深圳股份制銀行人士說,影響的就不僅是收入,職業前途也會受到影響。

即便是不被要求離崗清收,一旦出現不良貸款,相關人員的新業務也難以開展。上述股份制銀行人士說,按照該行新出台的規定,只要經辦的貸款出現逾期,或者成為不良貸款,經辦人就無法申報新業務,即便申報也難以通過。如此一來,收入水平就會大幅下降。就算是沒被要求離職離崗,但繼續留下來,也「沒有多大意思」。

這種方式甚至成為銀行規避風險的一種手段。上述深圳股份制銀行人士稱,其所在銀行尚未對高管進行不良貸款扣罰,其本人經手的業務,目前也未出現大額不良貸款,但今年以來,其申報的多個項目都被審批部門否決,而得到通過的項目,是其中的少數。「我最近都在考慮,是不是要換個工作,但別的銀行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

與此同時,永和國小直屬減少新增貸款,也成為銀行從業人員避險的方式。上述業內人士稱,為了避免新增業務逾期或出現不良貸款,一些存量業務規模比較大的業務人員,乾脆不再開展新的貸款業務,變成了純粹吃老本。

新的處置途徑

隨著不良貸款持續上升,銀行資產質量壓力加大,依靠扣罰、涉事人員清收,已經無法遏制資產質量下降。尋找新的處置辦法,成為銀行消化不良貸款的主要方向。

「清收是能起一定作用,但解決不了全部問題,有些貸款根本就收不回來。那些大額貸款,就算扣一百年的工資,照樣還是抵消不了。」上述股份制銀行人士說,除了清收、轉讓、核銷等傳統手段之外,貸款展期、重組成為銀行處置不良貸款的新方式。

事實也是如此。平安銀行半年報數據顯示,2015年上半年,該行重組貸款達到166.35億元,較年初增加83.3億元,增幅高達100.3%。民生銀壽山國小巧克力傳情行也在半年報中表示,將綜合運用催收、重組、核銷等多種處置方式,強化不良資產問責,提升清收處置成效。

國有大行同樣如此。以工行為例,今年上半年,該行重組貸款規模雖然較小,僅比去年底增加7.6億元,但展期貸款卻大幅增加。截至2015年6月底,其展期貸款491.3億元,比去年底增加201.42億元,增幅達到60%以上。

實際上,重組貸款也是監管層鼓勵的方向。根據媒體公開報導,銀監會在2015年上半年監管工作會議上表示,要把遏制不良貸款的快速上升,作為當前風險防範化解工作的首要任務來抓,而貸款重組、聯合授信等方式為監管怎麼追利嘉國小學妹?用一句話把妹!層所鼓勵的。

「跟硬性清收相比,重組貸款是更好的辦法,有些企業只是一時出現困難,如果重組,還有可能將損失降到最低,硬性清收的話,反而可能收不回來了。」上述深圳股份制銀行人士說,從降低風險的角度來看,重組是處置不良貸款更為有效的方式。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